春雨复相逢-九羊

情感随笔  点击:   2020-03-18

春雨刷刷时,总会想起从前,想起家乡,想起小时候住的大夫第,想起家家户户瓦沟上流下来的水柱。

“胜日寻芳泗水滨,无边光景一时新。等闲识得东风面,万紫千红总是春。”这就是我家乡的景致,我生命中最为无忧无虑的时光就是在这里度过。

门楼前的那个大池塘,池塘边是一大片竹林,在竹林的边缘有几棵桃树,一条进出村子的路在池塘边蜿蜒,翠绿的竹叶和粉红的桃花错杂相间,别具一格。水渠的水通过几处暗道通到池塘,夜雨下起来,水渠里的水哗哗地响,池塘里就慢慢涨满了水,夜里,水声不断地流进你的耳朵,你的耳朵里只有潺潺的水声。

水声里,似乎能闻到春天的各种味道。花的味道,树的味道,竹林的味道;似乎能感觉到春天的各种气息。青草钻出泥土的清气,野蒿悄悄生长的香气,泥土灌满水的潮气,蚯蚓翻身拱动爬出泥穴的腥味……一个人的嗅觉、味觉、视觉都被那样的水声喂养得特别粗壮发达。

清晨,在老樟树下看去,“夹岸桃花蘸水开”。池塘的水面上漂满了桃花的花瓣,还有翠竹的影子。雨住了,水渠的淌水声却依然很大,池塘似乎变大了,倒映着树影、花影、天空的影子,还有塘埂上走动的人影和摇着尾巴的小狗的影子。

早晨上学,穿着套鞋,走过蜿蜒田埂,一路都是大大小小的水流伴随左右。池塘,水沟,水渠,到处都在淌水。我的套鞋被春水洗得黑亮黑亮的,上面又粘了许多的落花,有梨花、桃花、李花……我故意在油菜花上蹭来蹭去,想看看套鞋上会不会粘上油菜花,可是,油菜花倒了一大片,我的套鞋却没有刚才那样黑亮黑亮了。.

水渠的水是从山上的老虎泉流下来的,它穿过山,越过山涧,迤逦走向村外的稻田,走向抚河。春日里,渠水又满又绿。“燕草如碧丝,青翠低绿枝”。水渠边有一丛一丛的芦苇,或者是一丛一丛的菖蒲。各种有名字或没有名字的树发出青黄的芽,每一棵树的枝头都是毛茸茸的绿色。这些绿色倒映在水渠里,水渠就像被绿色染过一样,变成了一条绿色的绸带,何止是春水碧于天!

早晨,家家户户的烟囱冒出了淡淡的炊烟,有女人在池塘边洗衣,捶打衣服的棒槌声此起彼伏,在池塘上空互相应和着,那回荡的声音高高低低,远远近近地飘飞,成为一曲和谐的山村合唱。“竹外桃花三两枝,春江水暧鸭先知。蒌蒿满地芦芽短,正是河豚欲上时。”鸭子们你不让我,我不让你,终日在水上欢畅,红红的脚掌划动,裁出一片片弧形的水纹,和着清风,像轻盈的五线谱,绵延不绝地荡开去。

“万树池塘春,新开一夜风。 满园深浅色,照在绿波中。”绿色浸染了整个村子。村口的三棵大树上满是润绿的新叶,树下,有几头牛静卧,池塘边,有牛在喝水。水是绿的,树是绿的,水牛像是被无处不流淌的绿色给洇湿了身子,也是绿的了。

布谷鸟飞过林梢,且飞且鸣,一声声的“布谷”“布谷”震颤在天空之上,让人觉得,村子的春天一直是布谷声里的那个春天,我们行走千年百年,还没走出过布谷的春啼里。布谷声里斜阳暮,斜阳也是旧时斜阳,一半在天上,一半在村口的池塘里。

错落的桃花、李花、梨花红红白白地绽放,深深浅浅的点缀在翠绿的竹林边。池塘里也有了深深浅浅的桃花、李花、梨花开放,在和煦的阳光下,天地同色,缤纷多彩。

水渠底的水草隐隐约约的招摇,它们光亮的浅紫的嫩叶像是用丝线绣在绿缎子上,水流无声,袅袅地走向田野。石板桥静静地卧在水渠上,任水牛从它身上踩过,任人们推着土轮车从它的身上压过。池塘里偶尔传来“倏”的一声,是鱼儿跃出水面的声音。

即使在深夜里,你的梦也是香的。各种花香、草香随着夜气钻进你的鼻翼,你就在这样潮润的花香里入梦。在梦里,我常常会看见穿着套鞋站在油菜花地里的自己,套鞋上的油菜花怎么也不会掉下去。醒来,屋瓦上是淙淙铮铮的雨声,整个春天都是那样的诗意绵长,即使过了许多年,无论在哪里,只要一听到春雨的声音,我就会回到家乡的春雨里,融进家乡的春色中。


本文来源:http://m.jd27.com/suibi/715736/

Tags:水渠 套鞋 池塘

相关文章
推荐内容
上一篇:成年人的世界:一边崩溃,一边治愈-陈时航
下一篇:雨夜忽梦隔世人-或尔
春雨复相逢-九羊
Copyright 经典文章网-短篇文章阅读网,经典语录,经典短句,经典台词,经典散文诗歌精选,今日最新新闻头条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